天新药业三年分红超过募资额,过往劣迹难消,与供应商数据不一

2022-05-13 09:37:53     来源:     编辑:bj001    

众多IPO企业里,报告期突击分红超过补流的,可谓比比皆是,但分红超过募资总额的,还是少见,将要上会的江西天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天新药业)就是其中一家,天新药业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保荐机构为中信证券。公司本次拟向社会公开发行不超过4,378万股的人民币普通股(A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占本次发行后公司股份总额的比例不低于10.00%,拟募资23.98亿元用于新建维生素A、维生素B5、胆固醇和25-羟基维生素D3项目、销售网络及智慧工厂项目、企业研究院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天新药业父女合计持股73.79%,三年分红28.53亿元,实控人曾涉贿;业绩下滑,产品种类尚有不足,产品价格浮动大;经销商相关联,与供应商华恒生物采销数据不一;现金发放奖金合计近1,1亿元,第三方回款合计8.87亿元。

父女合计持股73.79%,三年分红28.53亿元,实控人曾涉贿

天新有限成立于2004年9月24日,股改于2017年11月23日,由许江南、许晶、王光天、邱勤勇4名发起人发起成立。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有3名非自然人股东,即厚鼎投资、厚泰投资、厚盛投资,以及5名自然人股东。

天新药业控股股东为许江南,许江南直接持有天新药业51.68%的股份。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许江南和许晶。许江南直接持有公司51.68%的股份,且通过其控制的厚鼎投资、厚盛投资、厚泰投资间接控制公司7.11%的股份,合计直接及间接控制公司58.78%的股份,能够实际支配公司行为。此外,许江南担任公司董事长,在公司经营决策中发挥重要作用。许晶系许江南之女,直接持有公司15.00%的股份,且通过厚鼎投资、厚盛投资、厚泰投资合计间接持有公司0.99%的股份。许晶合计直接及间接持有公司15.99%的股份。许江南和许晶合计直接及间接控制公司73.79%的股份。

权衡财经注意到,2018年-2020年各期,天新药业分红金额分别为10.012亿元、7.88亿元及10.638亿元,合计金额达28.53亿元,整体金额较大。大额分红,而后进行大额募资补流。其中,单独募资5亿元用于补流项目,此外,年产1,000吨维生素A项目铺底流动资金7,315.87万元,年产7,000吨维生素B5项目铺底流动资金7,404.43万元,年产350吨胆固醇、6吨25-羟基维生素D3项目铺底流动资金3,211.20万元,单独补流项目加其他项目用于补流的资金合计金额为6.79亿元,占此次募资总额的比例为28.33%。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据招股书资料,公司实际控制人许江南曾作为证人涉及原天台县发展计划局党组书记、局长,天台县财政局党组书记、局长,天台县地税局局长,天台县委常委余昌杰受贿案,该案件的判决已经生效并执行。公司实际控制人许江南曾作为证人涉及台州市交通运输局原党委委员、天台县政府原党组成员陈绍瑛案件,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该案件监察委员会调查程序及检察院审查程序已完结,已移交法院审理。

但据裁判文书网信息描述,余昌杰利用职务便利为浙江天新药业有限公司在项目立项、获取资金补助上谋取利益。

此外,浙江荣远系许晶持股35%并担任监事的企业,而天台荣远系浙江荣远持股50%,许江南控制的浙江天厚持股37%的企业,两家公司都涉及了原天台县建设局副局长齐益明受贿案件,而两者的法人都是许伟高。

业绩下滑,产品种类尚有不足,产品价格浮动大

天新药业主要从事单体维生素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为维生素B6、维生素B1和生物素。2018年-2021年1-6月,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5.78亿元、20.25亿元、23.04亿元和12.6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979亿元、7.377亿元、8.970亿元和4.247亿元。

公司主要产品为单体维生素,其中维生素B6和维生素B1合计占比分别为92.66%、89.08%、75.02%和76.44%,是公司的主要产品。随着生物素在2020年实现量产,生物素产品收入占当年主营业务收入之比为12.13%,生物素成为公司主要产品之一。

报告期内,维生素B6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3.272亿元、9.638亿元、9.065亿元和4.868亿元,占主营收入比重分别为51.62%、48.29%、40.03%和38.84%,为公司销售收入最高的产品,占比持续下降;维生素B1的销售收入占主营收入比重分别为41.05%、40.79%、34.99%和37.60%,2020年相对2019年呈现一定的下降趋势。

报告期内,天新药业主要产品价格均呈现较大幅度的波动,2018年-2021年1-6月,维生素B6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262.27元/千克、164.89元/千克、149.92元/千克和137.65元/千克;维生素B1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277.12元/千克、185.97元/千克、182.33元/千克、162.01元/千克;生物素(折纯)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2,265.77元/千克、2,308.03元/千克、4,565.48元/千克、2,181.99元/千克。

公司产品价格主要随市场价格而变化,市场价格主要受政策环境、市场供应结构、下游需求变化、竞争企业进入或退出、技术进步等因素影响。

公司主要产品为维生素B6、维生素B1和生物素,这三类维生素产品的市场集中度较高,市场供求较为平衡。根据博亚和讯统计,截至2020年初,维生素B6、维生素B1和生物素行业按产能计算的前三大厂商,其合计产能分别占相应产品全球产能的70%以上。公司维生素产品的品种广度与国际维生素巨头尚有一定差距,公司产品主要集中在水溶性维生素,产品数量相对较少。公司现有各单体维生素品种的市场规模与维生素A、维生素B5等大规模品种相比有明显差距。

报告期内,天新药业外销收入金额较大且占比较高,2018年-2021年1-6月,外销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64.04%、61.56%、58.13%和60.93%,对公司整体业绩非常重要。

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61.42%、51.80%、55.09%和46.03%,存在一定波动。主要原因系受到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2019年度公司毛利率同比下滑,主要由于维生素B6和维生素B1的价格下降导致。2020年度公司毛利率同比增长,主要由于新增主要产品生物素的毛利率较高,对毛利规模贡献显著。2020年1-6月,受到价格下行的影响,公司的毛利率呈现下滑趋势。

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水平高于可比公司平均水平46.96%、45.95%、46.88%和37.55%,主要是公司与可比公司的产品结构差异导致。

报告期内,天新药业因高新技术企业享受的税收减免金额分别为1.45亿元、9,073.15万元、1.118亿元和5,914.23万元,占公司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13.21%、12.30%、12.46%和13.93%,报告期内其税收减免金额合计达4.066亿元之多。

而其他收益里的政府补助,天新药业报告期内分别为463.93万元、1092.10万元、7080.72万元和3317.04万元,合计1.195亿元。

经销商相关联,与供应商华恒生物采销数据不一

报告期内,天新药业的经销商客户中上海新维特、NUVIT(马绍尔)、NUVIT(BVI)、杭州博化和ORIENTALGULLINANCO.,LTD为公司关联方。报告期内,公司向关联方出售的商品主要为单体维生素。

上海新维特、NUVIT(马绍尔)和NUVIT(BVI)为贸易公司,主营业务为化学品、饲料添加剂的销售。为避免同业竞争或潜在同业竞争,上海新维特、NUVIT(马绍尔)和NUVIT(BVI)出具承诺,不会直接或者间接地以任何方式从事与天新药业主营业务或者主要产品相同或者相似的、存在直接或者间接竞争关系的任何业务活动。

2018年-2021年1-6月,天新药业向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占公司当期采购金额的比重分别为29.13%、29.71%、34.04%和30.14%。华恒生物为公司2018年-2020年前五大供应商之一,公司向其采购金额分别为3431.13万元、3304.58万元和3898.76万元。

然而查阅华恒生物招股书显示,2018年和2019年华恒生物和天新药业的交易金额分别为3310.06万元和3589.66万元。2018年和2019年两家披露信息相差金额分别为121.07万元和285.08万元。

在转账入账即时的今天,报告期里招股书里审核过后的数据,出现采销两方之间的差异,或很难用转账入账来解释。

现金发放奖金合计近1,1亿元,第三方回款合计8.87亿元

报告期内,天新药业存在现金发放薪酬及福利的情形,其中现金发放薪酬主要系支付年终奖、考核奖等奖金以及离职员工的零星工资;现金福利系过节福利、食堂日常现金开支等,报告期各期合计金额分别为6,957.72万元、1,502.95万元、1,796.65万元和669.90万元。

2017年12月,公司向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乐平支行借款3,000万元,用于购买蒸汽、电等原材料。公司将所获取的银行贷款2,400万元转账至天新热电,随后天新热电将2,200万元转回至公司。天新热电为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为公司生产经营提供电力、蒸汽能源。2018年公司向天新热电采购能源交易额为10,335.35万元,大于本次公司转账至天新热电的2,400万元。

报告期内各期,公司销售中第三方回款合计金额分别为1.576亿元、2.577亿元、1.860亿元和8,865.14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11%、12.72%、8.07%和7.00%。其中,同一集团内支付类型金额最大,报告期内占第三方回款总额分别为38.36%、69.49%、71.26%和74.06%,主要系帝斯曼、赛诺菲等大型客户由于集团内资金管理的需求,通过集团内财务公司或者其他子公司代付所致。

报告期各期末,天新药业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2.518亿元、2.671亿元、3.304亿元和3.706亿元,2018-2020年,公司存货周转率分别为4.17、3.78、3.50,存货周转率逐年下滑,主要原因系:公司逐渐增加新产品种类,业务规模和原材料库存规模增大;且产业链进一步向下游延伸,在产品规模增大,从而使得公司存货余额逐年增长,存货周转率下降。2021年1-6月公司的存货周转速度加快,周转率上升至3.91。

从天新药业的产能利用率来看,生物素在66.70%与74.27%之间,较低外,其他的维生素B1和B6产能利用率均在8成、9成甚至过百,不过根据生态环境部关于印发《污染影响类建设项目重大变动清单(试行)》的通知(环办环评函〔2020〕688号),生产、处置或储存能力增大30%及以上的属于建设项目重大变动的情形,需要重新报批环评手续。鉴于公司生产期存在维生素B1实际产量超过核定产能,且未超过环评批复产量30%,不属于建设项目重大变动,也给天新药业的稳定性添加不确定因素。

从排放来看,天新药业曾有多次的排放超标,从2015年一路持续至2018年。今天的上会大考,对天新药业的上市路,或是关键环节之一。

内容来源:权衡财经

研究员 朱莉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最近更新
v 天新药业三年分红超过募资额,过往劣迹难消,与供应商数据不一 2022-05-13
v 天新药业三年分红超过募资额,过往劣迹难消,与供应商数据不一 2022-05-13
v 均瑶健康业绩大幅下滑,主营业务缺乏护城河,频频跨界成效不佳 2022-05-13
v 均瑶健康业绩大幅下滑,主营业务缺乏护城河,频频跨界成效不佳 2022-05-13
v 海尔智家揭开低净利的“伤疤”,能否完成转型的修复? 2022-05-13
v 海尔智家揭开低净利的“伤疤”,能否完成转型的修复? 2022-05-13
v 秒杀迈瑞,脚踢华大?九安医疗“飘”了 2022-05-07
v 降拨备保利润,3年4换行长的贵阳银行,财报成色几何? 2022-05-07
v 为了继续割中国韭菜,保时捷为“阉割”配置毫无诚意的道歉了 2022-05-07
v 苏州银行业绩不差,股价表现却不是一般的差 2022-05-06
v 亿联银行去年净利润大降77%,合作贷款年利率高达36% 2022-05-06
v 京东方去年赚翻了,但市值却腰斩了 2022-05-06
v 沈阳首富套现46亿,桃李面包“内外夹击” 2022-05-06
v 新乳业“鲜战略”如何在新趋势下发挥新价值? 2022-05-06
v 华润怡宝将赴港上市,估值仅农夫山泉4%?二股东此前已火速退出 2022-04-25
v 新网银行、锦程消费金融因违规双双被监管处罚! 2022-04-25
v 屡败屡战 资本为界 宗庆后的两个娃哈哈 2022-04-25
v 孚日股份逾5%股份被冻结:控股股东遭两大“暴击” 2022-04-26
v A股“医药一哥”恒瑞医药,最赚钱的一条腿瘸了 2022-04-26
v 联想系拉卡拉涉嫌卖假酒被曝光,旗下公司曾倒卖1亿条个人信息 2022-04-27
v 增速“双降”!9亿营销费用下,妙可蓝多如何解决低净利润难题? 2022-04-27
v 姚振华兵困中山,宝能还能造好酱油吗? 2022-04-27
v 恒瑞医药:70万股民期待的“最后一跌”何时到? 2022-04-27
v 恒瑞医药跌停!“孙飘扬老矣,尚能饭否?” 2022-04-27
v 被艾芬怼了一整年,爱尔眼科在争议中业绩狂奔 2022-04-27
v 10年砸66亿,香飘飘无力回天? 2022-05-05
v 蔚来汽车:“买车0首付”的广告合规吗? 2022-05-05
v 恒丰银行成债券承销“爆雷王”,一年11只债券违约 2022-05-05
v 做国民专车,曹操出行够“资格”吗? 2022-05-05
v 货拉拉有多“坑”?36期贷款买车,月供899会员费,司机越干越穷! 2022-05-05
分享到:
更多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国际联网备案

   视听节目制作许可证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互联网出版机构 闽ICP备160236913号-1

海峡风网 版权 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举报邮箱:jubao@123777.net.cn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